首页>驾校经营方略

驾培业良性生态重塑|你活得好,还要让别人也活得好

来源:马宏    发布时间:2017-5-7

在国家政府工作报告提出“要加快人工智能等技术研发和转化,做大做强产业集群”的背景下,结合2017年交通运输部的十大重点任务之一“加快推进智慧交通”,4月27-28日,由河北省驾培协会主办、河北利安集团承办的“第二届全国机动车驾驶人培训行业创新之道峰会”在河北翠屏山举行。本次峰会的主题是“智引驾培  驭领文明”。

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车辆处调研员柴晓军,公安部道路交通安全研究中心驾驶人室主任周志强,河北省交通运输厅综合运输处处长于志伟,上海市城市交通运输管理处副处长李波等领导出席会议,来自北京、河北、山西、内蒙古、上海、江苏、浙江、安徽、湖南、新疆、广州等驾培协会的领导、18个省、市的驾校代表以及百度、德国SAP公司、人民交通出版社、西部交通运输等单位的共计300余名代表参加了此次会议。

在峰会上,我作了题为《驾培业良性生态重塑》的主旨演讲。

 

 

驾培业良性生态重塑

by  马宏

 

阿尔法2号人工智能机器人,将降低整个驾培的成本,可能会降低66%左右。这将为驾培生态的重塑,提供了很好的机遇。

从去年到现在,驾培行业发生了很多事,也把整个驾培从业人员搞得头晕眼花,所以,在第二届全国驾培创新峰会上,以问道行业姿态,就足以称得上巅峰论驾。

回顾最近两年,整个国内国际形势发生着极大的变化,包括我们行业。去年绝大多数世界五百强企业都在谈生态,甚至最近大家都在看的《人民的名义》,其中有一句话有关生态。在这次会以前,我想,生态在我们行业应该引起高度关注,因为在我们驾培行业,已经发生了一些零元学车,低价竞争,交几千送几千,跑马机遍地横行等等情况,这到底是好的现象还是不好的问题,或许从生态的视角能够得以解答。

所谓生态,就是在一个环境里拥有良性的关系。但当前驾培所处的环境,基本上政府不满意,人民不满意,学车的学员不满意,驾培人自己也不满意。了解了我们所处的这一基本环境,我们看看大自然是怎么衍化的。既然是生态,中国文化易经讲的,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,我们都在摸索大自然。从植物上来列举,生态的基因。比如说,西瓜,为什么长这么大的瓜,而且长得那么甜,它这个物种为什么这样,后来发现他为了生存。西瓜如果自身只长它的种子的话,它就生存不下来,它只能把他的乳汁藏到他的甜美的果肉里面,它才能生存,又或者人和其他动物,各种物种去吃,只要你去吃了,我的繁衍就没问题了,这个物种就会活得很好,这似乎很像利安的利人者己安。

还有一种说法,养蜂人,农村养蜂人说,没有我的蜂你的果树很可能什么都不是,生产不了好的东西。甚至猴子与树的关系,人们希望这个树是稀有物种,只有果树,于是,一批果树不断生长,但没有新树长出来,后来发现了问题,原来把猴子都逮走了,当把猴子抓走以后,果树的新树种,得不到繁衍生产果树,大家研究为什么,猴子吃那个树种,树种必须经过猴子体内的温度排泄出来的核才能够发芽。

我们表面上看到的所谓的竞争优势,未必是真的优势,他的背后藏着合作的几率,起初没有被我们挖掘出来。改革三十年以来,中国的竞争者一个比一个牛,我记得小时候我们石家庄,棉一棉二……棉七织布产业不错,但今天看不到了。我们所有的行业都是只要你觉得赚钱,中国具备超级的复制能力。有人说驾校不错,放开以后,现在驾校一大批,每个被放开的城市,都是百分之二百的复制。

所以,有时候我觉得中国政府在治理当前产能的时候,最该治理的是驾校,他给这个社会带来好多不好的东西,最起码我认为我们作驾驶人培训行业的对我们社会,形成最大的责任是道德的遵从,让我们的社会的经商观念,进入一个恶性循环,进入一个缺德的生态,我们对缺德的演变都已经到了地下,让人看不到,就说地沟油、做毒水、只要是人都知道打,但是这些制造马路杀手的,没有我们驾培,这个很可怕,而且今天和人大代表写提案的时候,专门调研了一下,我们驾培行业的状况,在中国是及其恶劣的,台面上我们都是为政府,为人民,我们都是为社会,国家也需要,我们的驾校这个物种,能够长久的健康的繁衍下去,我们总得给社会的是甜美果肉,给我身边的人们是甜美果肉,我们才能在这个生态当中获得更好的新生,现在我们该想,我们的竞争优势,我们传统的复制、应试,有关系就能拿走资源,利用资源打击别人,其实如果现在比对资本主义国家的发展史,中国的创业者、企业家,还在初级阶段就你死我活,最后自杀式袭击。

 

我们总是抱怨别人,中国的“别人”很麻烦,别人就是我们的大框,出现了任何事都是别人的事,中国所以各行各业都差不多这样。

我觉得现在驾培市场是盲目的,不要觉得是胡说,刚刚研究的数据,现在是3.6亿,好像2015年是3个亿,不管怎么说驾培行业又往上走了,但这不是最后的发展目标,甚至我以为驾培市场远没有触及到天花板。

有人说资本是贪婪的,有人说资本是血腥的,有人说资本是聪明的,它具备市场激进的德行。当年的价格大战,国人都知道,打的一塌糊涂,所以,在市场急速发展的情况下,我们今天要谈生态。为什么?就是因为我们还在低纬度层面厮杀。

我信佛,但我不是迷信,我是相信佛的智慧,佛法告诉我,不能贪婪,告诫我们利人者己安,不管是苹果,是桃子,都是把自己的果肉长得特别的肥美让大家吃。人,不管是谁吃,只要你吃我,我就能有后代,我就能活下去。所以,凡是打出来的市场我是看不上的,这个世界也看不上。

我在英国上课的时候,所有的同学,老板的继承者,都会触及到一个问题,你们的核心使命是什么。人家有大量的资源和土地,但是人让自己学会分享与利他。从这点就可以看出,中国的市场为何总是这般的不堪。看看《人民的名义》里的祁同伟,要胜天半子,这是多么的贪婪。而我们的一些企业,也很像祁同伟,因为贪婪就要拿着企业的生命去赌,不惜自损八百来实现杀敌一千。

 

西方有句话,一切没有创新的创业都是耍流氓,这是商界的基本观点。但如果你的创新或者创业,就是看上什么就得去争去抢来实现,那可能未必长久,比如人工智能就能让很多人的争抢变得毫无优势。而真正好的创造,就是不管你依赖什么,你的资源优势能够供给给大家,所以说,最近所有的所谓生态,大家不影视自己给自己定位,而是一个共赢创造的你好、我也好或者我俩一起创造一些新的盈利模式。

当前,驾培行业的单兵作战并不能长久,红利期最多也就是十年。于是,在这个时期,我们要思考盈利纬度,我们要演变成什么物种?其实我们的资源很丰富,我们每个驾校都有一个场地,都有一批人,我们这些人能干什么?我们一定在这个时候要思考。

在演变当中,我也说说我们机器人也有个故事,阿尔法狗,狗这个物种最早以前是没有的,都是狼和人,这一批狼和人类比,人类发现肉好吃,狼也发现肉好吃的时候,大家都打,打的一塌糊涂的时候,人把狼赶尽杀绝的,有一种狼都不喜欢,这种狼就是温柔的儒雅的,这种狼不参与杀戮,我不跟他们争斗,我看看人类更高明一些,那就去讨好人类,好歹给块骨头。

机器人教练这个产物出来的时候是不跟你争市场的,我只讨好一种动物——人,我们驾校行业内所谓的人,就是底线你没有变成动物,我们机器人教练扮演着狗的角色,大家想象当今世界,狗在世界上当宠物地位多高啊,都得宠着,这个物种在地球上多厉害。我在突出我这个物种的时候我肯定得摇尾巴,一开始你给我什么我吃什么,后来是你离不开我,一进家门就喊狗狗,没有我就会寂寞。

我觉得永远没不了,就像小时候见的装卸工,每个地方都有装卸公司,装卸公司都有大量的工人,现在装卸工没了吗?没有,只是少得可怜,我们不把它当成一个行业了。唯独我们这个机构,我的今天就是你们的明天。我们曾经也辉煌过,我们越来越少了,我们要警醒大家。我们的未来通过这些启发大家能知道我们的未来在哪里,我们从哪里要未来?把地盘先占下,甭管小众化,我认为我们应该做有个性的,因为需要变的时候基因也得变。谁说小众不能做大,我们石家庄刚批考场的时候,当大家都在唱高调的时候,我们驾校不为人口密度,你也别说怎么弄怎么好,你的考场跟你的人口密度决定了你有没有本钱去服务这个群体,什么环境说什么话。有人说驾校就有人说考场。我们中国人的特长就是为我所用,有人说马总我信你,你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,我们这个地区都刷学时,我不刷学时。越严你越强大,我们就是这么走过来的,他不让你教练低头那你就不低头。我们一直在谈自律,当都在谈自律的时候说明你这个行业及其不自律。

 

今年看罗胖演讲的时候,有人说他不穿西装,只穿运动衣。他说我挣了钱我未来我舒服,那人说挣钱未来自律,自律为了更自由。他想从明天开始我要穿西装。我们自律是为了什么,我们自律是为了我们不想做的事我们可以不做。别人刷学时你就得跟着刷,因为你没有足够的自律。我们这个市场特有意思,你们看我们教练员都穿上了航空的衣服,因为今天我提出了升温,把我们的服务体系按照他们的标准一步步去做,不能降级,否则就破坏生态。自己做出自己的个性的时候,你突然发现我们身边的人都是朋友,我觉得我们做的最开心的时候,我们石家庄有四家市场,每天在一起很开心。像朋友一样。当客户需求简洁便捷的时候,告诉他去利安,反正几个人挺合适,有人说我们石家庄考场在那个时期我们市场占有率不作考核,我们四个统一口径,不拿考场做广告,我们不约而同的做到了。

我们可以做大的时候我们也没有做大。石家庄现在30几个考场,考场越多管理越混乱。考场越少越垄断。这种生态思考,我们整个行业的走向,既不能做也不能要。我们同行是需要彼此的尊重,尊重对手。我希望有一天,我们中国人,驾驶人培训机构,都能够恭喜对方,我们是互相干。

我想给大家带来的启发,就是希望我们这个行业也跟国家,跟大势,从所谓的竞争优势转向生态优势,简单的说什么是生态优势?我们学会利益分享,学会尊重对手,学会尊重别人的地方,生态优势、竞争优势绝不是你死我活,而是你活让别人活的照样好,不能借助我们所谓的自然优势去把同行们赶尽杀绝。